我的位置: 四方a集運倉電話 > 銅仁 > 正文

【四方a集運倉電話】扶貧路上顯初心,真情實幫贏民心丨德江縣潮砥鎮幫扶幹部張玲玲


  我是貴州銅仁德江縣潮砥鎮的一名幫扶幹部——張玲玲。2017年有幸踏上脱貧攻堅這無硝煙的“戰場”,正式加入到脱貧攻堅工作這場“戰爭”中。那時的我已身懷六甲,從自主創業到踏上脱貧攻堅之路,面對“脱貧攻堅”這個從未接觸過的工作任務,當時的我既興奮又茫然。


與羣眾一起包餃子


  一顆紅心被拒千里之外

  初次踏上潮砥鎮陳袁村這塊陌生的土地,讓我深切感受到的是無比的淒涼和無奈,陳袁村系全縣77個深度貧困村之一,全村轄10個村民小組,303户955人,來到陳袁村前一位好心的同事温馨的提示到“陳袁村是潮砥鎮最亂的一個村,你一個女生家去那裏幫扶怕難搞噶”,我笑着説道“只要用心用情,沒有融化不了的“冰山”,沒有打不開的“心門”。

  我的幫扶户張羽秀一本正經的説道“你們一天是吃多了沒得事做了不是?天天呆這些串門,我們要做活路(幹農活),不得空和你們囉嗦,你們一天倒有吃的哦,耽擱我做活路了沒得吃的你管不?......”説完摔門而出上坡了。第一次吃了“閉門羹”的我心裏如同翻倒了五味瓶一般的難受。

  一顆初心紮根心底不變


引導羣眾摺疊被子及衣物


  作為一名孕婦,生活諸多不便,幫扶工作尤為艱難,但我從未有過絲毫退縮,更時刻鞭策自己要提高自身的思想素質和業務水平,不斷增強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本領,使自己成為這場“戰役”中的主力軍和見證者。在陳園村,張金霞主任常説“有你們“娘倆”這不畏艱難的恆心,我們陳園村脱貧有望咯!”

  出生農村的我,深知生活的艱苦以及農民的不易。日常幫扶工作中,即便不能像其他同志一樣肩挑背駝,只能做力所能及的像曬稻穀、曬玉米、摘花生、給貧困户子女講解學習中的問題、及時向貧困户宣傳教育、醫療等相關政策、幫助危改户解決用電、飲水問題等這些日常生活的點滴拉近了與貧困户的關係,更是為往後的幫扶、脱貧打下堅實的基礎。

  一顆牽心成了“不稱職”的母親

  2018年3月,我兒子出生了,給“我的家”增添了無比的喜悦,伴隨着喜悦而來的是各種焦頭爛額的問題。兒子的父親,我的丈夫,是一名人民教師,身為八年級班主任任數學兼九年級化學,他的那羣“孩子”更需要他。對於孩子的撫養問題,更是陷入兩難和束手無策。丈夫説:“扶貧是國家大事,就委屈一下我們兒子吧!再不,兒子也還有爺爺奶奶、外公外婆”。2018年8月我毅然決然回到工作崗位,就這樣,嗷嗷待哺的兒子留給了年老的爺爺奶奶、外公外婆輪流照管,成了名副其實的“留守幼兒”。從此,扶貧路上的我心繫着“孩子”,肩負着更大的責任。

  2018年9月5日,晚上23點16分,隔壁呂叔叔給我發來一段微信視頻(備註了一句:你這二老今晚又是一宿)。看完視頻我沉默良久,酸酸的幸福。那畫面至今記憶猶新,二老圍着生病(拉肚子、發高燒)的兒子,滿臉焦急,靜靜地守着。那晚,我失眠了,給丈夫發了一句:“鵬哥,我們的兒子受委屈了,我是一個“不稱職”的母親,我們欠他一份陪伴;父母受苦了,我是一個“不稱職”的女兒,我們欠他們一份責任”。丈夫安慰我説:“我們是幸福的!父母健在,孩子受點小委屈而已,脱貧在即,我們不能拖後腿,更要堅定信念!”。

  一顆決心成扶貧路上的“女漢子”


為羣眾考察產業


  2019年6月,正值脱貧攻堅艱難時期,我主動請纓到潮砥鎮一個深度貧困村協助攻堅,同時兼鎮人社中心所有業務工作,在“戰場”上,我成了名副其實的“女漢子”。“妹,你想清楚了沒?陳袁村今年出列,任務相當重,加之人社中心得你一個人”潮砥鎮黨委書記黃麗洪語重心長的説到。“書記,請您放心,我一定會竭盡全力協助陳袁攻堅隊讓陳袁村如期精彩出列。”

  這是整縣脱貧摘帽的一年,時間緊任務重,加之鎮裏的業務工作,很多時候壓得我喘不過氣來,早上5點半起牀進村開展工作,晚上回鎮裏做業務工作,攻堅隊幾乎每晚都要開研判會,回鎮宿舍洗漱完已是凌晨一兩點,由於生物鐘被打亂,滿臉冒痘的我看上去憔悴了許多,同事們常開玩笑:“你這個樣子,你老公不會把你休了吧?”“脱貧攻堅打不贏,一切等於零,“敵人”未殲滅,無心插柳”我微笑着説。

  一顆恆心築牢幹羣關係

  走訪貧困户,噓寒問暖,猶如“回孃家”。在張羽秀家非得塞一包新鮮的花生(自己種的)給我補身體,甚而嘮叨着:“乖,你看你都瘦成什麼樣子了?我都看得心疼完了!”。其孫女李廣琴(智力二級殘,父母離異)大老遠看到我就喊着“姐姐,你來了,我好想你啊......”“姐姐給你買筆和本子來了,你要認真讀書寫字哦.......”還時不時拉着我談她的“生活瑣事”,現場背誦之前我教她的唐詩——《詠鵝》,從她稚嫩的臉上透露出那份對學習的渴望。最後深情的對我説:“姐姐,你要專門(經常)來看我哈,我好喜歡你哦!。”那一刻,我的心被融化了,深感肩負的責任之重!

  2019年國慶,丈夫帶着兒子探望駐村的我。在我的幫扶户家中(袁志祿,五保户,孤寡老人,嚴重肺病患者)。丈夫説“真切體會到了悲涼與孤寂”,兩間危改後明亮整潔的木屋,多年陪伴老人的是一條温順的狗。看到我們一家人的到來,老人滿臉幸福,抱着孩子親暱不捨,自言自語道:“我也有“小孫孫”了!”。那一刻,我窺視到丈夫眼裏的淚水在打轉,他悄悄對我説:“老婆,你辛苦了!就當我們盡一份孝吧!”。我忍住了淚水,丈夫似乎也明白了我的“心病”。


為“留守老人”送温暖


  三年時間説長不長,説短也不短,這三年,是艱苦的三年,也是充實的三年,既有辛酸、又有收穫、更有喜悦,我作為一名數萬名幫扶幹部中的一個縮影,幫扶工作多而雜,辦起事來要面面俱到,大到項目的實施,小到家庭的糾紛,而我們應該做的是在扶貧路上不停的扮演着不同的角色!星光不負趕路人,時間不負有心人,幾年來,在我的傾心幫扶下和羣眾結下了“姐妹情”“母女情”“爺孫情”.......他們的一張張笑臉也成為我扶貧路上最幸福的收穫!


作者 張玲玲

見習編輯 吳一凡

編輯 劉娟

編審 周文君 施昱凌